晚霞风花。 中国二十二冶集团 董丽丽 摄

母亲是一本越翻越厚的相册,深情如斯,不敢枉自句读。长大后,翻阅一张张泛黄的旧照。时光的轴线,一寸,一尺,一丈,缓缓从指尖流转。

“百天的宝宝”“宝贝半岁留影”不知这照片旁的小笺是否经过母亲温柔地字斟句酌。那是婴儿的你,粉雕玉琢,不谙世事。母亲满足的笑着,看看相片,又看看你。她笑得如此轻松,惬意。殊不知,那时的日子,是一次次夜凉如水到晨光熹微的丈量换取的,是一个女人风姿绰约到艾发衰容换取的。安然的笑意背后,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襁褓中,迎来第一声稚嫩的啼哭,母亲领着你,用清亮的眼眸初初打量这个世界。温热的奶瓶,她要第一个试试是否过烫。你不住地啼哭,她也跟着心急如焚,床头的小夜灯,彻夜未眠。母亲顶着黑眼圈,捱过一夜一夜的疲倦。

终于,你长大了。这张照片中的你,穿着中规中矩的校服,眼神却充满嘲弄,兀自抗争这个与梦想格格不入的世界。花季中的喧哗与躁动,青春的残酷气息恣意弥漫。母亲满足地笑着,看看相片,又看看你。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年轻的心跳因为0.1度的夹角相逢,短暂的交错之后,终是各自天涯。你却终日寡合于那些付出过的眼泪和微笑,郁结于心。母亲的嘘寒问暖你视而不见,始终沉默,徒留那些深切的体贴,被遗弃成一座冰冷突兀的雕像。

一杯牛奶,热了又凉;一张毯子,盖了又踢。你的冷淡,你的漠然,你的不屑一顾,你的置若罔闻,如同无声的鞭影,逼仄着一颗盛满爱意的心,退无可退。所有关怀、呵护、体贴入微、不忍苛责,都因为一昧的拒绝,沦落成一个个卑微又谄媚的姿势。这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爱,就算用尽一生偿还,恐也无力比肩。

最后一张照片,是前不久你和她的合照。时光打马而过,空余落花,岁月在母亲身上的烙记绝非一星半点。岁月摩挲,青春的容颜高歌而进,一去不返。白发一簇簇地窜出来,争前恐后,皮肤日渐松弛黯淡,光华尽失。但你仍然觉得她那么美,像秋天傍晚洒满银杏树叶的小径,静默、坚守、甘于平凡,却让人流连忘返。

你承诺说,你的未来,我一力承担了。母亲满足地笑着,看看相片,又看看你,幸福快从心里漾了出来。时间静止一般,倒叙回那个蝉声聒噪不成眠的夜半,那段青春晦涩如苍白浮冰的日子。合上相册,安静地怀想。母亲领你光临这座城池,而今你大致能看懂这个世界,其间跨越了几张相片的光阴,又倾注了几多心力?

“母亲呵!天上的风雨来了,鸟儿躲到它的巢里,心中的风雨来了,我只能躲你的怀里。”多年过去,每每读罢冰心先生这两句诗,心底的感动仍是翻涌,按捺不住,如同初相遇。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天大地大,世界比你想象中朦胧,我不忍心再欺哄但愿你听得懂。  (编辑单位:中国二十二冶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