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常把居住得久有感情了的异乡叫第二故乡,我是个固执的人,在我心里,只有一个故乡。

由于进城务工人员工作性质原因十多年来辗转多地,不论繁华的大都市,还是偏远的小城镇,我都会跟老家相比,这一比,就处处不如老家了。

异乡的山像一本本时尚杂志,故乡的山却犹如扑朔迷离的悬疑小说,神秘多变,奈人寻味。清晨太阳还没出来,炊烟已然升起.若隐若现中一缕缕一簇簇,溫暖得如同冬日的暖阳,待阳光从树缝里射出来的时候,山忽然间活了,宛如一位婆娑起舞的温婉女子,炊烟缠绕腰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妩媚祥子,真真可人。常绿的大山会随四季变更忽而翠忽而墨,季节轮换不断換装,没有徜徉其间的人绝想象不出走在山间的欢愉和墨绿丛林的安详。偶遇山涧,溪水潺潺,流连忘返。这本小说年轻时读它薄,年长时读它厚,人在山谷,你会感叹它的高不可攀,独坐山顶,你会体会李白和敬亭山的“相若两不厌”。故乡大山的怀抱,永远那么温暖。

江南的水温柔,故乡的水浪漫。嘉陵江绕城而去,回想小时候看到的嘉陵江,脑子里会时常浮现沈从文笔下?边城》里的乡村形象:夕阳、江水、码头、摆渡人。如今每次回去漫步江边,却是另一番景象,伴随着土木结构的老房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现代化的高楼,江堤上色彩斑的各式遮阳伞下,坐着悠闲享受的喝茶人。要想重新找回小时候的记忆, 就得沿着江边向上或者向下走,远离城市 喧嚣,寻找旧时痕迹。直到看不见被钢筋水泥强行改变的河道,许多大的小的鹅卵石静静的躺在岸边,偶尔会有从两石头之间艰难生长的一株小草,就心生感动。找块平整的鹅卵石坐下,听江水哗哗,对于一个漂泊异乡的人而言,这声音不仅美妙悠长,仿佛还被赋予一种特殊的情韵,宛若天底下最动听的音乐,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灵感召,激起心里最深处的依恋之情。

最让人放不下的,是故乡的人,是父亲那永远倒不干净的烟灰缸,是母亲千篇一律的家常菜,是停电以后煤油灯微弱灯光下外婆映在墙上的影子,是大雨之后舅舅满脚的泥泞,是曾经带我满山遍野采山花的表姐,是常缠着我要骑竹马的阿妹,是兄弟姊妹欢聚一堂的热闹,是跟发小合吃一碗面条的亲密。不管走到哪里,入梦最多的永远是故乡的人。

故乡是画,质朴、清新,毫无雕饰,历久弥新一生牵挂。故乡是歌,简单 、甜密,蛙呜虫语,声声清远如诉如泣。故乡是酒,纯净、透明,醇馥幽郁,细腻柔润,回味久长......

我的故乡,一生的念想。  (编辑单位:亚虎国际娱乐宝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