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中秋节将至,让人不得不感叹时间的飞快,光阴的流逝。现在的节日只不过就是一个节日罢了。无非就是超市里,商场的外卖处多了些包装精美、种类繁多的月饼,也丝毫显示不出节日的气氛和愉悦。

回忆儿时的大家,童年的时光总是期盼节日的来临。可偏偏时间仿佛是静止不前的。一年的岁月漫长的几乎摸不到边。半年时间还没过去,大家就急不可耐的追着妈妈问,什么时候过端午,还有几个月才过年呢。每次数着月份倒计时。家里有个小表妹,那时也就七八岁的样子。那年的端午节还没过。一天小姑娘站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翻看挂在墙上的日历,然后突然问她的妈妈,“妈妈,嗯,什么时候就过年了呀?”妈妈告诉她说,等那本日历一张一张都撕完了,就过年了。小姑娘听后明白了。第二天她妈妈吃惊的发现,墙上挂的那本日历撕得只剩下两张封面。妈妈气愤的把她拉在跟前问日历哪去了?小姑娘说是我撕了。妈妈在她的屁股上就是两巴掌。吓得小姑娘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争辩说“你不是说那些日历一张一张都撕完了就过年了吗”。我就是一张张撕得呀。生气的妈妈气的又笑了起来。傻傻的童年,傻傻的大家。想过节想疯了的八零后。

童年除了放寒暑假可以疯玩。最期盼的就是过节了。老早就做着计划和打算。兴奋的想象到哪去玩,到外婆家能吃到什么好吃的,和表姐弟玩什么好玩的。那种满满的憧憬和期待使大家的童年在无忧无虑,天真活泼的环境里发生了很多妙趣横生,终身难忘的回忆。随着年龄的增长,过节不再有儿时那种欢愉的心情,那种甜蜜的期盼,那种简单的快乐。

每年在八月十五的那天晚上。家家户户早早吃过晚饭。一家人一起张罗,在院子中间放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上各种时令的水果,苹果,香蕉,葡萄,核桃,枣子等,桌子正中间的放的就是月饼,一家人团团圆圆坐在院子里,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小孩子你推我桑,好不惬意。如果你怀有诗意,有雅兴,那么你就会仔细的观察到月亮每一点变化。起初只见她像一个害羞的少女,在西边的山坳里悄悄地露出半个笑脸。然后她会轻移莲步,仿佛罩着一层面纱,若隐若现让你看不到她容颜。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里面描写在皎洁的月夜之中,对月思念意中人的感情。古人从望月联想到意中女子的美丽,想起她的面容,身姿,体态。美人的绰约、月夜的优美”。趁你不注意,吃了一颗枣的工夫。一抬头,月亮就如一个大家闺秀般端庄的掀起面纱,出现在你的面前。八点准时,约会而来的嫦娥姑娘,冰清玉洁的悬挂在繁星点点的夜空正中。亮晶晶的小星星围绕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举头望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意境。

儿时并没有什么丰富的月饼品种,家里那时也不富裕,只能在小卖部里买上几卷月饼,就是那种最古老的苏式月饼,有红丝绿丝馅的、五仁馅的、黑芝麻馅的、海苔馅的等等,我最喜欢吃芝麻馅的,吃的时候要把月饼皮一层一层的分开来吃,掉下来的月饼皮还要用手小心翼翼捏起来放嘴巴里,等吃到最后剩下的就是满满的黑芝麻馅,满满一口吃到嘴里,那叫一个满足。它没有现在精美的包装,薄薄的一层油纸,里面包着五个小拳头大小的圆饼,饼上印着红红的印子,那一包点心在我印象中才卖3元钱。那时候中秋节送一包这样的月饼,既庄重又大方。掰成两半,青红丝像藕丝一样缠缠绵绵舍不得断开,五仁馅里面的核桃仁,花生仁,芝麻仁、冰糖时不时从断开处掉下来,几乎是童年享受过的珍馐佳肴,是人间无可比拟之美味,难以忘怀的经典食品。轻轻地用舌尖舔着味儿,慢慢地咀嚼着,享受着,感觉着嘴里香浓甘甜的味道一点点的迷漫开来。幼小的心里便横生出无限的满足和甜蜜。多年以后,只要回想起这个味道,舌间似乎还残留有那种点心的余香。

但现在,虽然在月饼堆里还能找到以前一模一样的月饼,但是却怎么也没有当年的的那个味了,不知道是东西不如从前了,还是没有当年吃点心的那种欲望和心情了。中秋,它承载了一段儿时的回忆,一种醇厚的味道,一段由月饼串联的记忆。我自始至终还记得印象里那个一层一层掰着月饼皮、捏着月饼碎的小姑娘。也怀念儿时那种用白油纸卷成筒的简朴月饼。它就如邻家小妹,单纯不复杂。带着善良真实的笑容,表里如一。没有太多不必要的繁琐和浪费。 (编辑单位:亚虎国际娱乐宝钢技术第三分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