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母亲:

提笔写这封信的时候,内心还有一些小激动,好像我也从来没有写过信给你。不然像你这么感性的人肯定会红了眼眶。也许我表达的太少,才发现错过了那么多本可以陪伴您的时光。

我不想用华丽的词藻去形容您,因为这样过于矫情,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把您的好细细道来。我心里的您永远是那么温柔慈爱,不忍心让我受一点点委屈。好像有您在,我就不用害怕前路艰辛,您就是我的避风港。小时候的我,天真地以为您不会老,自己也不会长大,我就一辈子在你怀里撒娇,坐着让您拨弄我的头发,扎好多好多根小细辫。后来,我长大了,您一如往常呵护,我却开始渴望插上翅膀飞翔。我似乎看到了您眼帘下开始逐渐暗淡的目光,也许您觉得我不再是那个只会黏着您的小女孩了,那种失落您不说我也看得到。都说人类的情感有个奇怪的定律,在外面可以谦虚有礼、温文尔雅,但在最亲的人面前就会彻底释放本性。与其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说辞,但我也很悔恨生气时对您说的重话,亲人是用来慰藉的,而不是情绪的宣泄口。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贪婪是本性,索取是理所当然。也许就是仗着您疼爱我,我便有了更多冷漠的理由。当大家见面时只是仪式般地互相问候,电话时只是草草几句就挂断,我觉得自己是个小偷,偷走了您的很多爱,却连一句我爱你都没有说出口过。有一天您给我发来一段小视频,视频里的您步履缓慢,我连忙询问是不是脚受伤了,您说没有。我才突然明白,您老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动作麻利的母亲了。那一刻我的心受到了猛烈的一击,原来我已经没有关心您那么久了,连您的腰不太舒服走不快都没有察觉。那句对不起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虽然我的内心从来没有停止过爱您,但我表达的太少,做的太少。从那天起我就默默地对自己说,要多抽出点时间陪伴您,逗您开心。

记得今年中秋,我回家看您时,您开心地不得了,用喜上眉梢这个词形容再恰当不过了。您张罗着饭菜,还不时地哼着小曲。午后的阳光洒在那一桌饭菜上,一家人有说有笑地扫光了桌上所有的菜,或许这就是家的定义吧。还没来得及温存,您就又匆忙地去洗碗了。我多想和您说,我希翼您少一点操劳,多一点幸福,未来的路很长,您不可能一直做我的领航者,希翼您自己的人生也同样精彩。

亲爱的母亲,现在女儿长大了,该轮到我保护您了。

女儿: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