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南京,梅花荷花自古盛名。莲花湖,顾名思义,因满湖莲花而得名。梅山钢铁厂就在莲花湖附近,我居住的地方距离莲花湖不远,从沪到宁一年多,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连续欣赏几个月的荷花。

立夏时节五月中旬,路过莲花湖,看到新荷刚绽露尖角,禁不住拍几张照片发一波朋友圈,引一群朋友关注。随后只要能抽出时间,我便被莲花湖吸引去,恋上一湖红白相间的荷花及淡淡的清香。傍晚来此散步的人们更是络绎不绝,园中人告诉我,莲花湖的莲花可以持续盛开五个月时间,白露时节采摘莲蓬的时候,还有部分莲花开放。惊奇之下,我自是欣欣然,沉醉在这个荷叶飘香的夏季里。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不仅被称为“花中君子”,更是高洁、圣洁的代名词。佛教领域,莲象征超脱和清净,如来佛祖、观音菩萨都有莲花宝座,佛寺里也是随处可见莲花。而莲与廉谐音,自古就有清廉之意,是高洁人士的品格写照,因此,古往今来,爱莲之人非常多。

我对莲的情有独钟,是因为小时候家门口就有一片荷塘,每到荷叶抽芽时节,总会和小伙伴们一起到荷塘边玩耍,直到荷塘里只留残荷听雨声。祖父告诉我,莲花除了通名荷花,还有芙蓉、芙蕖、菡萏的别名,在祖父的熏陶下,我自小熟读了古今文学作品中咏荷颂莲的诗词歌赋。但我最欣赏的莫过于屈原大夫那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及李商隐“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这两句的浑然天成。

而我的莲之情结却有两个难忘的记忆。

小学四年级,第一次读《红楼梦》,当然没读懂,却缠着祖母和母亲学了书里几道菜,其中一道就是第三十五回宝玉提到的“小荷叶儿小莲蓬儿的汤”。那时端午节刚过,家门口一池新荷,莲蓬还没有结出来,我缠着叔叔采摘鲜嫩的荷叶与荷花,祖母和母亲尝试着做了“小荷叶儿小莲花儿汤”。当然,大家的做法不敢与贾府相提并论,就是买回瘦肉,做了圆子,在圆子汤里放进鲜荷叶儿丝与荷花丝,那清香已经美不胜收了。待莲蓬结出时,再次做了鲜嫩的“小莲蓬儿汤”,果然亦是美味十足。再后来,每到夏季,我便会提醒母亲做一两次荷叶莲蓬汤,四十年过去了,那份清香始终难忘。

二零一二年夏季,相约昆山一位同学家,恰巧旁边亦有一池新荷,我便忆起“小荷叶儿小莲蓬儿汤”来,朋友们听了十分好奇,于是那晚的餐桌上就多了一道“鲜荷叶儿汤”。一群爱好诗词的朋友,相聚一池荷塘旁,赛荷诗会自然难免了,诗经、楚辞、汉乐府、唐诗宋词、散曲、文赋、小说到当代流行歌曲,大约背诵了一百多句莲与荷的诗词。而那道“鲜荷叶儿汤”,朋友们却是有生之年第一次品尝,自是赞不绝口,我却怎么也吃不出小时候的清香美味来……赛荷诗会最终以我夺冠,加上那道“鲜荷叶儿汤”迷醉一大片,大伙儿便送我一个“荷叶清居士”的雅号。返沪途中,朋友们意犹未尽,遗憾莲蓬尚未结子,还说吃出来的学问最难忘,希翼有机会再聚荷塘,品尝“小荷叶儿莲蓬儿汤”。

眼下时节,莲花湖里满是鲜嫩的小莲蓬儿与荷花,朋友们是否还记得当初的“小荷叶儿小莲蓬儿汤”之约?一品清雅,同醉这个荷叶飘香的夏季呢。 (亚虎国际娱乐宝钢 陈兴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