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 太钢资讯中心 王旭宏 摄

(一)失联

四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地中海的雨季也即将过去。我开着皮卡载着翻译小刘去贝尼萨夫买水泥。

来到水泥厂,大家拿着订金找到厂长,但是被告知必须要有水泥指标。因为在阿尔及利亚,水泥是国有,水泥厂根据项目性质和数量等进行批复供应,这属于国家规定,此次大家注定无功而返。但为了项目进度,必须争取,经过近一个月的奔波,大家终于获得了指标。

去拉水泥那天,我因为项目有急事走不开,就只能雇了一位阿国司机去拉水泥。结果到了晚上,司机也没回来。

“王哥,他该不会是拿着订金跑了吧?”小翻译一脸郁闷地说。

“我也怕他跑了,你有他的电话吗?”

“打了好多遍一直接不通,这可怎么办?啊,他留下了家里地址。”

“先别急,大伙儿先凑够一车水泥的钱,明天老王和小刘再拉一车水泥回来,我和阿穆萨去他家看看。”刘经理说道。

“好吧,也只能先这样了。”我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心里无比担心。

(二)保卫

我叫阿米达,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阿尔及利亚当地司机。前不久我父亲刚刚退休,家里的重担交到了我的肩上,为了撑起整个家庭,我开始在工作之余帮人排队买水泥。为中国人买水泥是大家挤破脑袋都想做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高雇佣费,还有他们待人接物的热情和真诚。

昨天,一名中国人找到我,拜托我帮他们到贝尼萨夫买水泥,“对不起先生,我明天要去及尔跑长途,恐怕不能帮您排队买水泥了。”我充满歉意地回道。

“能不能请您再考虑考虑,大家项目真的很急需水泥。”

“项目?您是什么项目?”

“奥兰体育场项目。”

“奥兰体育场?是为地中海奥林匹克运动会建的那座吗?”

“是的,先生。”

“谢谢你们为大家国家建这座体育场,既然这样,您把水泥指标给我吧,明天我去帮您排队。”

第二天我拿着这位中国人给我的水泥指标去贝尼萨夫排队买水泥,等买到水泥已经是傍晚了。回去的路上突然乌云密布,我心道不好,水泥遇上雨水就全毁了。想到那位中国人焦急的面孔,我想给他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没有反应,应该是坏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在附近朋友家暂住了一夜。

(三)水落石出

我是阿尔及利亚奥兰体育场项目上的一名法语翻译。每天看材料员王哥早出晚归在奥兰及周边找项目需要的材料,很是辛苦,现在奥兰的各个角落都被他摸了个透。

今天,我和王哥一大早便从项目上出发。想到昨天一天都没有回来的司机,我不禁叹了口气。“叹什么气呀?别担心,天塌了有王哥给你顶着,”王哥安慰我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拉一车水泥回来,这就是咱俩今天的任务。”

看着王哥努力放轻松的样子,我感到鼻头酸酸的。车窗外掠过的一排排尽显地中海风情的橄榄树,我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突然王哥一个刹车,“小刘,我眼花,你看看那辆车是咱们雇佣的那个吗?”

我仔细看了看,“还真是,就是这个。”我激动地说道。

于是我和王哥下了车,向那辆车走去。

“啊,Ami。(朋友)”阿国司机看见大家也是满脸惊讶。

原来昨天买到水泥后,回来的路上下起大雨,这位好心的阿国司机担心大雨把水泥给毁了,就在附近朋友家里住了一夜。

“对不起中国朋友,迟了一天没有耽误你们的项目进度吧?”

“没有没有,您能帮大家买到水泥已经很感谢了,昨天晚上大雨,这附近又都是山路,您能把大家的水泥保护得这么好,大家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王哥满脸激动地说道。

这天下午,大家一起把水泥拉到项目上,我下车伸了个懒腰,回头对王哥说:“王哥,咱们终于把水泥运回来了,您辛苦啦。”

“哈哈,不辛苦,这是我的工作嘛。”王哥笑着说。

“还有您,司机先生,您也辛苦啦。”我对着车内的当地司机说道。

“哈哈,不用客气,没有耽误你们的进度就好。以后还需要我帮忙的话,记得找我,很高兴为你们工作。”  (编辑单位:中国二十二冶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