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当今的热词,“工匠精神”引发了矿山人的热议。在武钢资源集团企业大冶铁矿,有一个四代师徒劳模群体,他们是同一岗位、同一师承的四代劳模,也是四个不同时代的球磨匠人。2016年,他们荣获了黄石市第五届道德模范。一岗四代师徒劳模、如今同为道德模范的故事传遍东楚大地。

“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到来,带着敬业,笔者走进四代劳模。透过他们荣获的11块劳模奖章和五一劳动奖章,探秘四代师徒的“匠心”历程。

第一代劳模蔡传本:“精粮”时代的球磨匠人

说起劳模学问的渊源,第一代劳模蔡传本不得不提,虽然他已经退休在家,但“火箭-飞机-板车”的故事至今还在大冶铁矿广为流传。

蔡传本和和共和国同龄。在上个世纪60年代,球磨吃“精粮”,矿石资源丰富,原生矿很多。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他们的榜样是铁人王进喜,埋头苦干的铁人精神时刻激励着他们。

他们在班组醒目的位置设立劳动竞赛栏,同一个球磨机台产量上游的就画一个火箭,中游的画一架飞机,下游的则画一辆板车。谁都不愿意拖板车,大家拼命干。那时的原矿年处理量最高达到500万吨,品位又高,球磨吃的都是“精粮”,日产万吨铁精矿的记录经常被打破。尽管吃的都是“精粮”,但蔡传本格外珍惜每一吨矿石,他总是争分夺秒抢着干,所以也是经常坐火箭。凭着对工作精益求精的精神,蔡传本成为了那个年代名副其实的工匠,多次荣获先进生产工编辑、武钢标兵等荣誉称号,1998年被评为黄石市劳模。

第二代劳模方国俊:“粗粮”时代的球磨匠人

说起劳模学问的传承,方国俊当之无愧。他不仅接下了师傅劳模接力棒,他还将劳模接力棒完美地交到了徒弟的手中。

1991年,年仅20岁的方国俊从武钢矿山技校毕业后成为蔡传本的弟子。在师父的引导下,他很快掌握了操作技能,并连续3次夺得技术状元。

随着东露天采场进入深凹开采,矿石产量每年只有200万吨左右,原生矿减少,混合矿增多,球磨走进吃“粗粮”的年代。为了适应磨矿工序的新要求,他把全部的业余时间都搭在了球磨操作新方法的研究上。

经过两年的努力,他终于在师傅原有操作法基础上总结出了球磨先进操作法。就连当时评审专家都这样赞誉:“很多操作经验在教科书中都找不到的”。方国俊成为了武钢矿山第一个以他个人名字命名的先操作法,成为了武钢矿山球磨工的操作典范。2003年他被评为武钢劳动模范,2008年荣获黄石市五一劳动奖章。

第三代劳模骆军祥:“杂粮”时代的球磨匠人

骆军祥是第三代劳模,今年34岁,1995年顶职到矿山拜师于方国俊门下。

强将手下弱兵。5年的摸爬滚打,骆军祥很快成长起来,多次荣获球磨技术能手,并接下了方国俊的班,当上了大班长。对于骆军祥,方国俊这样评价:“骆军祥是我的徒弟,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小吃苦耐劳,他在技术创新这一块,超过大家。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干,还带动整个班来干好。”

上个世纪90年代末,随着东露天采场闭坑后,大冶铁矿每年的自产矿石只有100多万吨,需要外购大量的矿石,球磨进入吃“杂粮”的日子。对于这一点,骆军祥有一个生动的比喻:“我师爷吃精粮,我师傅吃粗粮,我现在吃杂粮,我毕竟要把我的杂粮吃干榨尽,选好每一吨矿。”

他组织班组职工以“提高二次溢流粒度合格率”为课题,解决了二次溢流跑粗的难题,该成果一举荣获湖北省成果特等奖,并荣获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他先后4次荣获武钢劳模,1次荣获黄石市五一劳动奖章。

第四代劳模喻红钢:“百家粮”时代的球磨匠人

劳模精神需要传承,更需要舞台。如今,舞台上的主角,非喻红钢莫属。

喻红钢于2005年从井下风钻工转岗到球磨岗位,他比骆军祥小5岁,既是师徒,更是兄弟。

如今,随着自产资源的日益减少,大冶铁矿球磨岗位进入了从单一自产矿入选到自产矿、周边矿、港口矿“吃百家粮”的时代。

“师傅教给我严格,教给我钻研,教给我惟精惟一,教给我永不服输。”喻红钢在师傅的传帮带下,严格遵循球磨工作标准,不允许任何失误;他对球磨操作的每个步骤、每个环节都按要求做到位,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极致。师傅真心教,徒弟用心学,2010年喻红钢荣获大冶铁矿和武钢双料技术状元。2014年黄石市球磨工职业技能大赛上,喻红钢凭借数十年如一日的专注和坚守,凭着精益求精的态度和对技艺的极致,勇夺技术状元,2015年被评为黄石市劳模,2016年荣获了武钢劳模,并和师太爷、师爷、师傅一起荣获了黄石市道德模范。

在球磨岗位上,四代师徒独具匠心,不仅传递了劳模接力棒,更是将爱岗敬业、技高一筹的工匠精神一脉相承。正如黄石市第五届道德模范评语中写道:“艰苦创业,师徒四代人真抓实干,球磨岗位传薪火;转型发展,奋斗五十年前赴后继,铁人精神递未来。” (编辑单位:武钢大冶铁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