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环水绕的家园。 刘浩军 摄

在美丽的南海岸东海岛上,一群筑梦人千里跋涉,聚集在此,合力建造了一座“梦工厂”——宝钢湛江钢铁,托举了中国钢铁强国的梦想。辛勤的汗水灌溉了这座岛屿钢花绽放,创业的激情交汇着南海的日月星光……大家的主人公小何,就是这建设大军中平凡的一个,在他身上集聚了千万个筑梦者的缩影……

“儿子!妈妈告诉你,你的儿子在十五分钟前比预产期提前一周出生了,母子平安!为了不让你分心,我和你爸、还有晓卉商量,晓卉进医院生产先不告诉你!现在一切安好!你升级当爸爸了!”

2015年的4月末,小何到东海岛建设湛江钢铁第二十二天的晚上7点半,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当时他正在一高炉建设工地上接线,喜悦和心酸一起涌上喉头,小何忍不住泪眼汪汪。孩子平安落地,他当了一个幸福的父亲;但身在千里之外,却不能守护在妻子身边,又感到十分歉疚。眼前工作扎堆,作为电工高级技师,他负责全盘电气布线与安装任务,一时又无法脱身回沪,只能继续投入忘我的工作中。

“预产期只有一个月时间,等孩子出生后你再去湛江,不行吗?你不在身边,生产时我害怕!”入睡前,他想起告别时妻子说的话。“说好大家这几个是一起去的,我不能言而无信。等你生产时,我提前三四天赶回来陪你。你不用担心!”可是现在孩子都出生了,而这里的状况,别说三四天,就是三四个月也未必能抽身回去。安心工作吧。等下批支撑人员到了,再回家去看吧!小何默默地对自己说。

6月,后续支撑人员到了,面临大规模的电气调试工作,新到人员一时无法掌控现场状况。“你还是先留下,引导几天再回去吧!”领导商量着;“是啊!何哥,大家不太熟悉,你先等等再回呀!”大伙请求着。

想到视频中那胖乎乎才两个月大的儿子,小何歉疚的不仅仅是妻子和父母了。两个月来,妻子孩子都是由60岁的父母照顾的,尽管他们总是说,你工作要紧,走不开就不要担心家里。可是身为儿子、丈夫和父亲的小何,面对亲人的支撑和关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呢!自己心心念念的都是家啊!但是,这里的工作确实也需要我的支撑啊!小何再次选择留下来。

然而,面对全面的新常态的设备,调试工作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完成呢?排查隐患,整改、消除设备缺陷,改造设备,全力以赴保投产,忙得连轴转,哪里还能抽身回家。

“等高炉投产了我再回吧!”小何对家人说。

“不能回就不要分心,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工作注意安全!”家人回复说。

“9.25”湛钢一高炉顺利点火投产,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领导找小何:“投产运行一周稳定后,你赶紧回家去看看吧!正是国庆长假,好好地陪陪家人。”小何早已归心似箭,但时逢国庆黄金周,机票早已预订售完,小何决定乘坐10月3日夜间的火车离湛回沪探亲。

投产一周,设备运行状态还不错。但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琼州海面将有强热带风暴在湛江登陆,湛江及周边地区将受影响。湛江钢铁临时决定,10月4日全面停产,进行首次定修任务。

小何正准备网购车票。领导告诉他,定修后坐当夜里火车再回。

“4号定修结束后,当晚我就回家!”小何再次对家人说。

“好!大家随你。工作切记安全!”家人再次叮嘱。

未曾想到,10月4日的台风来势凶猛,横扫湛江,留下一片狼藉。湛江钢铁受损严重,抢修刻不容缓。上海总部安排人员来湛江支援抢修工作,这个时刻,自己还能离开吗?

小何主动请缨参加抢修战斗。

“抢修完后,我再回家!”小何第三次对家人说。

“你放心去工作!保护好自己!”家人还是支撑。

抢修历时一周,各厂部陆续恢复生产。但码头卸船机修复工作仍需很长时间才能完成。小何一直坚持到11月初请假。

“来湛钢大半年,一直忙于工作。孩子出生后,我还没有抱过。父母身体不是很强壮,也难为他们照顾孩子。回家好好补偿补偿。”小何晒黑的脸上满是深情…… (编辑单位:亚虎国际娱乐宝钢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