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工信部政策司副司长苗长兴在中国钢铁规划论坛上表示,2013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升至69.4%,负债总额约3万亿元。同时部分钢企停产、债务违约甚至老板跑路的消息不断传来,业内担心钢企资金链断裂会从零星个案演变为行业现象。
    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认为,部分钢厂出现信贷违约并不是坏事,这恰恰是整个行业优胜劣汰的机会。因资金与环保的压力,必然有一部分企业会退出。不过,在这些钢厂退出的过程中,政府应做好职工分流安置等善后工作。
    

需高度警惕钢企债务过高
    

《21世纪》:中钢协所统计和调研的钢铁行业发展态势和民营钢企发展情况是怎样的?
    李新创:钢铁协会会员的钢产量占全国钢产量的80%左右。大家的会员也包括一部分民营企业,整个来讲钢铁效益是非常低的。从2011年四季度开始,钢铁主业几乎处于亏损,这已经连续过了13个季度了。2013年,民营钢企大概产出4亿吨左右,占全国钢产量的51.5%。从生产状况来看,民营钢铁已经超过半壁江山了。这是不完全统计,统计全了肯定比这更高。那从民营钢铁的生产状况来讲,总体还是不错的。
    今年中国经济发展也会促进投资增长,这对钢材消费的拉动非常关键,因此2014年的中国钢铁市场继续增长,产量、消费、出口都会保持高位。
    但是要等效益转好,至少还有四五年以上时间。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企业都要抢市场,所以造成产量高位,供大于求,现在的钢价已经低到二线水平。同时大家企业的竞争手段单一,仅靠价格竞争。市场无序,又引发恶性竞争。另一方面,成本居高不下,人工成本和运费要涨,铁矿石也维持高位很难下降。所以短期希望市场回升是不可能的。
    《21世纪》:去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升至69.4%,负债额超万亿,国家将支撑钢企股权融资去杠杆。您如何看待钢企负债高企的现状?
    李新创:大家能够统计协会会员的情况是,2013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的财务费用高达786.2亿元,是实现利润的3.4倍,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的平均负债率69.4%,资产负债率在80%以上的钢厂共33家。在钢协会员之外的那些企业的负债率,有可能更高。
    这比较可怕。为什么呢?首先债务要先还利息,而现在企业处于亏损状态,连利息都还不了,没有可盈利水平,只有借钱来维持运行,造成负债率越来越高。
    因为钢铁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大家的债务太高了,银行贷款超过万亿,负债应该是接近3万亿上。近十年来钢铁行业的负债率从不到60%升到近70%。但行业亏损不能够偿还债务,因此必然有一部分企业会出现问题,停产或者是出局。大家要高度关注企业的资金链问题,要高度关注钢铁企业负债率过高的问题。如果不处理好,会引发系统的风险,这一点要避免。
    《21世纪》: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上升,在行业下行的背景下,银行出于风险考虑也将缩减授信额度,钢企间接融资渠道将进一步收缩。对于钢铁企业融资渠道的拓展,您有哪些建议?
    李新创:中国钢铁行业总债务3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1.3万亿元,其余的社会融资中,也有相当部分最终源头是银行。银行出于规避风险考虑,肯定要收紧。我认为这是好事。银行也应该承担责任,它们也是企业。
    银行一年的利润上万亿,这不正常的。大家国内的金融体制,目前现状并不真正支撑大家实体经济的发展,企业拿到的钱利率太高,手续费太高,所以造成大家企业负债率高。最后造成实体经济垮一批,银行坏账多一批。
    《21世纪》:钢铁行业普遍亏损或微利的状态,保持资金链畅通和避免债务危机都成了钢铁企业需要分外小心的事情,缺乏资金来进行并购重组,您认为该如何有效解决这个问题呢?
    李新创:中国钢铁企业的发展,缺少联合重组的支撑体系。尽管加快企业兼并重组的文件已下,要求创造有助于联合重组的方方面面的支撑,包括学问、资金和人才。但文件到落实还有漫长的过程。目前钢铁企业这么多,这么分散,这么无序竞争,不联合重组是不行的。联合重组肯定是一个方向,大家必须鼓励,但是也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
    

退出机制亟须完善


    《21世纪》:如今有些钢铁企业已经或者正在退出市场,这跟环保也有关联吗?
    李新创:钢铁企业退出市场有两把刀,第一个就是资金链这把刀,靠市场竞争,不行就退出。另一个正是环保。现在很多钢铁企业环保不达标,一方面造成环境污染,另一方面也是不公平竞争。
    环保做得好的企业吨钢成本高,环保差的企业吨钢成本低,仅就这一项就要差百元。这还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现在有一些民营钢企,还有个别国企的环保都做得不太好。大家是有环保法、环保标准和环保许可证的,但为什么这些不达标的企业还能够继续生产?如果政府严格实行监督,相信钢铁企业之间的竞争会更公平。
    很多钢企对环保不上心,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政府监督不严格,造成一部分企业随时观望调整生产状态。如果执法严格的话,有些企业必须增加投资和运营成本,没有竞争力者就会倒下。如果环保到位的话,本身一部分企业就要退出市场,这样就给大家创造良好的市场空间。缓解产能也要靠环保这种强有力的政府手段,出台的政策需要严格实行。
    《21世纪》:一旦有些钢企面临退出,但因当地政府考虑税收或就业问题出手相救,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新创:所有钢铁企业在当地都很重要,哪个企业也不愿倒下,但是中国确实不需要这么多的钢铁企业了。况且现连续13个季度亏损,一定有一些企业支撑不住的。
    很多企业出现问题不是一日两日,只是没有引起重视。政府如果扶持企业发展,不是简单地硬撑,撑不过去的。如果能撑过去,那何必要关停呢,一关一开损失极大。
    钢企一旦破产倒闭,核心就是将牵扯到人员就业问题、生活稳定问题、税收问题和债务问题。我认为政府的作用大不过市场作用,大家确实要处理好两个关系。
    政府一定要帮助解决这些职工再就业问题,目前大家没有良好的退出机制,这个需要完善。
    过去闭眼都能睁大钱,忽视了管理、质量、销售和企业风险等方面的问题,现在这些弊端都显现出来了。现在要练内功,真正转变发展方式。这是钢铁企业发展中必须经过的阵痛。
    并不是所有的民营企业都不行,也不是说国有企业不能亏损和倒闭,所有的企业都面临着这些发展难题。现在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 (21世纪 况 娟/文) 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