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海外项目开发历程

力推国际工程承包健康发展

中国第三冶金建设企业

中国第三冶金建设企业成立于1952年,是新中国创建最早的大型施工企业之一,是中国冶金集团成员单位,曾雄距东北、服务全国,有过辉煌的历史,被誉为“冶金建设的摇篮”。前些年,和其它大多数老工业企业一样曾一度步入低谷。近几年,中央关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政策的不断落实和集团的大力扶持,使三冶企业抓住机遇,不断创新提升式发展,各项主要生产经营指标跳跃攀升,2005年企业总产值比上年度增长19.7%,完成利润是集团下达指标的361.6%;职工收入比上年增长20.1%,进入辽宁省百强企业,获得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状,被评为辽宁省先进建筑企业。

三冶企业真正进入国际工程承包市场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政策的指引下,我国对外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有了可喜的进步和持续性发展。三冶企业是中国第一批进入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对外企业之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三冶企业就积极投身于海外项目开发,努力开拓国际工程承包市场。1987年组织人员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斯顿市泰乐瓦顿钢铁企业拆迁铬钼钢瓶生产线设备;1988年赴德国杜易斯堡市钢铁厂拆迁四辊可逆轧机冷轧薄板轧机生产线机电设备;1989年赴德国威森市贺特之钢铁企业拆迁四辊可逆轧机冷轧薄板轧机生产线机电设备;1992年赴德国雷沃森钢铁企业拆迁800mm中宽带钢生产线机电设备;同年赴比利时考克尔钢铁企业拆迁四辊可逆轧机冷轧薄板轧机生产线机电设备;90年代中期承揽了俄罗斯远东地区霍里木利红砖厂设备配套施工总承包工程、扎伊尔国家体育馆工程、印尼MTN钢结构制造安装工程、越南海防市城市给排水工程等。近几年,相继施工了沙特阿拉伯电信工程、苏里南帕拉马里博市政道路工程和埃塞俄比亚国家级道路改造扩建项目。

我国国际工程承包市场自1987年开始复苏,到90年代初期,平均每年以20%以上的比例大幅度回升。三冶企业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中的表现,正是其中的一个缩影。进入二十世纪以后,国际工程承包市场又呈现出新的格局和特点。如何适应和掌握这些特点,将是大家在国际经济大舞台上做大做强的关键所在。回顾和总结大家这些年的经验教训,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从近二十年海外工作的实践,看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发展特点

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发展历来受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发展的制约。同时,中国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占有的份额,也取决于国家和企业综合实力的提高。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期间,由于全球性的军事对抗消失,冷战结束,西方经济出现缓慢但稳定的增长,发展中国家经济状况改善,使得几乎各地区的国际工程规模都有所增长。三冶企业抓住了这个时机,从八十年代中期始,先后承揽了大小十几个国际工程。综合分析,鉴于当时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承揽的国际工程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技术劳务型。当时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各国都在进行经济方面的改革和产业结构的调整,以适应高科技的发展。这些改革和调整必然引起工业方面的设备和生产线的更新。尽管改造工程投资很大,但鉴于他们国内经济复苏急需大量劳动力,而社会人口的老龄化又极大困扰他们。而中国当时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劳动力资源丰富且成本低廉,正急于开发国际劳务市场,造成中国以技术劳务为优势进入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良好契机。如1987年到1992年,三冶企业先后承揽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斯顿市泰乐瓦顿钢铁企业拆迁铬钼钢瓶生产线设备工程;德国杜易斯堡市钢铁厂拆迁四辊可逆轧机冷轧薄板轧机生产线机电设备工程;德国威森市贺特之钢铁企业拆迁四辊可逆轧机冷轧薄板轧机生产线机电设备工程;德国雷沃森钢铁企业拆迁800mm中宽带钢生产线机电设备工程;比利时考克尔钢铁企业拆迁四辊可逆轧机冷轧薄板轧机生产线工程等,都是属于技术劳务型承包的国际工程,这十分符合当时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特点。

二是原始易货型,即实物支付方式。九十年代期间,我国企业承包的前苏联的工程,全部采取这种支付方法。当时苏联东部地区是一个正在开发建设的经济区域,大规模的建设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和生活必需品予以保证,但由于他们国内资金匮乏,支付能力有限,往往采取以矿产、木材及废旧钢材等物资作为支付手段。中苏两国之间一时火爆的边境贸易,也基本全部采用这种原始的易货贸易方式来完成。这种方式操作不当有相当大的风险。所易货物有变现转为资金的过程。还有中途运输、过关等一系列环节,如果合同条款不严谨、操作环节不慎密,都将直接影响工程的经济效益。大家所承担的哈巴罗夫边区霍里木利红砖厂项目,苏方全部以铜精矿为支付手段,我方则承担现代化砖厂的设计、设备采购、建设直至交付使用的一条龙服务。该工程从设计、施工到试车共计为期三年。最后由于前苏联解体,企业全部实行私有化而导致工程下马。但因中方操作得当,所有铜精矿变现后,中方所余利润还是很可观的。

三是工程分包型。这主要有两种情况,一个是一些大型或特大型国际工程项目,大家没有办法和能力进行总承包。而一些国外大型国际企业有很强的技术能力和资金能力,有良好的口碑和资信,在某一个国家投标将受到优惠和特定的优待;另一种情况是某些发展中国家政府实行地方保护政策,对当地企业给予许多优惠,大家无法与之竞争。在这两种情况下,大家则采取迂回政策,通过专业分包或单项工程分包的方式,从中获取利益,扩大大家在国际市场中的份额。如扎伊尔国家体育馆工程,大家只承担了大棚的钢结构制做安装部分;印尼MTN钢结构制造安装工程等,都是采取的这种方式。

四是借船下海型,即过去通过“窗口”企业来操作的模式。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有很多工程是有一定的政府背景或援外性质的,这样的工程大家往往不能直接进入。但是大家可以借助一些具有政府背景的大企业力量,发展大家自己的事业。在九十年代中,大家通过借助中电企业、中辽国际企业、大连国合企业等力量,先后承揽过沙特阿拉伯电信工程,苏里南帕拉马里博市政道路工程和埃塞俄比亚国家级道路改造扩建项目等等,也取得了可观的收益。

以上几种国际工程承包的模式,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内,虽然还会有一定的延续,但随着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和国内情况的变化,必将逐渐淡化,被新的模式所取代。

二、从近年境外工程开发的实践看国际工程承包的新特点

进入2000年以来,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特别是中央提出“走出去”的战略布署以来,国际工程承包市场又呈现出新的局面和特点。在去年集团召开的第二次海外工作会议上,杨董事长和沈总经理的报告已归纳的很清楚。从三冶企业近两年跟踪考察的海外项目来看就明显体现出来。

——苏丹50万吨钢厂项目。该项目大家从2002年就开始跟踪,经过几次考察和工作组互访,目前已确定以喀鲁拉铁矿为龙头,建设一座年产50万吨钢材的钢厂。喀鲁拉矿山是1976年由前苏联地质企业完成的探矿工作,已探明储量为2500万吨,平均含铁41%,该矿附近有公路,距阿吉格港口40公里。目前正在建设电网,地下水资源丰富。拟建钢厂位于苏丹港附近,总造价约4亿美金,建设周期(包括设计)26个月,合作方为苏丹Longda投资有限企业。该企业拥有喀鲁拉矿山开采权,合作经营期限为20年。投资回收期初步测算为5年。股份比例为中方75%,苏方25%。

苏丹为非洲大国,但苏丹以及周边国家乃至整个非洲没有较大钢厂。苏丹工业比较落后,钢铁工业几乎空白,钢铁依靠进口,年进口量在300万吨左右,钢材价格高昂,比国际市场高出很多,甚至翻倍。

经过几年的工作,大家决定尽快启动该项目。目前已在商务部网上备案,向集团和相关部门递交了考察报告,准备加快实施步伐,促成项目早日成功。

——蒙古资源开发项目

去年,我企业对蒙古国进行了多次商务考察活动,重点对矿产资源开发行业进行调查研究。并与蒙古国戈壁石有限企业就铁矿采选项目进行多次磋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双方合作在蒙古国建立中蒙三冶矿业合作有限责任企业,开发位于蒙古中央省布仁县的萨尔汗铁矿。

在与蒙方合作伙伴取得共识后,我企业立即以不同形式向中国冶金建设集团企业、国家商务部进行汇报。2005年5月份,中国冶金建设集团企业副总经理王永光、三冶企业总经理赵广利随吴仪副总理率领的企业家代表团出访蒙古,并于24日在乌兰巴托国家宫,在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和蒙古国副总理乌兰的见证下,中国第三冶金建设企业与蒙古国戈壁石有限企业正式签署《建立中蒙三冶矿业合作有限责任企业项目协议书》。

现在,该项目已得到辽宁省外经贸厅的批准,获得了国家商务部颁发的境外投资批准证书。同时,由鞍钢集团矿业设计院编制的《项目建议书》已完成,并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但因受蒙古国铁路运输的制约,项目暂时无法启动。

——印度尼西亚南加里曼丹岛铁矿开采项目

该矿储藏量在3000万吨以上,含铁量在63%以上,矿山公路已初具规模,电力可直通矿山,附近有较大河流,距最近港口230公里。经多次考察和互访,大家已与合作方印度尼西亚亚西亚资源开发有限企业达成初步协议,对方以矿山开采权、土地、道路使用权为投资,中方以技术、设备、流动资金为投资,中方股份为70%,印尼方为30%,合作期限为20年。

从上述三个项目的情况可以总结出新时期国际工程承包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国际工程承包与资源开发项目紧密结合

当前国际工程承包市场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项目需求过甚而资金供应不足。这主要是因为广大发展国家蕴藏有大量的各种资源,而开发利用能力严重不足,尤其是资金匮乏。所以很多国家已开始尝试用矿业产品返销方式吸取外资开发资源以富国利民。而中国目前又正处于矿业资源需求旺盛时期,国家对境外资源开发项目给足了政策,大力鼓励企业走出国门,争取在国际资源开发上占有较大的份额。因此,大家应该牢牢抓住这个机遇,把国际工程承包与境外资源开发紧紧结合在一起,取得双赢。

二是极大提高融资能力,将是国际工程承包和境外资源开发项目能否成功的重中之重

集团沈总在第二次海外工作会议已经指出:国际工程承包发展趋势是带资承包,带资开发建设,这类项目比重逐步上升,约占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65%,仅仅能够承揽金融机构项目的承包商,事实上就等于放弃了绝大部分的国际市场。而大家一些企业恰恰在这方面严重的先天不足。自有资金不足,融资贷款能力较弱,实际上单靠大家自身的力量根本无力承接大型国际工程。这就要求大家依靠国家政策,依靠MCC的品牌优势,用国家的整体实力,靠项目本身优势实行项目融资方式等,多种渠道提高融资能力,抢占国际工程市场的份额。

三是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做大做强必须依靠MCC的品牌优势

现今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传统的承包方式受到强烈冲击,正在被新型的承包方式所取代。而国际工程项目日趋大型化、甚至特大型化,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的广泛应用等,促使EPC、BOT等综合性合作承包方式成为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获取大项目的主要形式,占据了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一些大的国际承包商也通过重组和结构调整,整合资金、技术和管理优势,全力抢占和瓜分市场。但是,MCC   经过几年的运营和整合 ,目前已在国际工程市场上树起了品牌,获得了广泛的认同和较高的评价。大家在印尼、蒙古、苏丹等国家考察洽谈时,打出MCC的品牌,都得到业主的高度认知和赞扬。过去大家单兵做战,经营范围狭窄,承受经济风险能力较差,缺乏协调性和活力,实力薄弱,面对较大的工程就感到力不从心。现在在MCC品牌的集合下,大家考虑问题的思维方式和出发点有了截然的不同,敢于多功能、综合性的全方位去衡量项目,能以集团整体的综合优势去面对合作方和业主,说话办事底气足。不管EPC还是BOT,都敢于大胆接触,规范操作,从而使竞争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四是树立风险防范意识,这是国际工程开发取得成功的基本前提

国际上兴起的新的工程承包方式,不仅要求承包商完成项目的建设,而且还要求承包商承担项目投资者、运营者的角色。这无疑给承包商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如何规避风险将是大家所要面对的重大课题。企业走出国门面临的风险主要有政治风险、经营风险、管理风险等。其中政治风险是最大、最不可预期的风险。政治风险主要有被征收、战争、汇兑限制和违约等几种表现,历史上曾无数次出现这几种风险,给走出去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

虽然走出去的企业面临自身无法控制的政治风险,但只要操作得当,有很多政治风险是可以得到有效防范和规避的。其中最重要的措施就是海外投资保险,通过出口信用保险企业为企业在投资国可能面临的征收、战争和本利汇回风险等提供担保,就可以规避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及其收益因投资所在国征收、战争、汇兑限制以及政府违约等政治风险所造成的损失。这种保险方式完全适用于包括境外投资办厂、收购兼并、BOT等项目的运作。以较小的投入换取较大的保障,这笔帐是很划算的。

三、适应国际工程承包市场新的形势和特点需要加强的几方面工作:

坚决贯彻亚虎国际娱乐集团第二次海外工作会议确定的基本方针:以落实集团“二五”规划为动力,以亚虎国际娱乐的固有优势为基础,以技术关联为细节,以EPC工程总承包和境外资源开发为重点,以互利互惠和双赢为目标,加大海外市场开发力度,优化海外业务资源配置,充分调动员工开发海外市场的积极性,加速集团国际化进程,把集团海外工作提高到新水平。   

具体工作方向是:

1、强化“走出去”思想意识,坚定不移地加大国际工程市场开发力度。要充分认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趋势,看到开拓国际工程市场在未来企业发展中所处的位置和比重,把眼光放的更远一些,把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结合的更紧密;要牢固树立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走出去”坚定信念,为集团进入世界500强,为三冶建成一流的对外承包企业而努力。

2、以提高企业综合素质为基点,培养和建设一支懂业务、会管理、精于开发、能吃苦的外经人才队伍,以适应“走出去”战略的需要。这些人要熟悉国际建筑业技术标准、规范和市场运行规则,熟悉国际通用的专业化管理模式,熟悉工程合同条款和索赔条款及法律条款,熟悉相关国家的政治学问及风俗人情。

3、依靠MCC国际化品牌优势提高三冶企业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上的地位。

4、根据集团制定的突出重点地区、突出重点项目的策略,发挥三冶企业自身的实力和坐拥东北的比较优势,把国际工程开发的重点区域放在东北亚地区,即蒙古、俄罗斯(重点是远东地区)及朝鲜一带。同时,跟踪非洲、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已介入项目,并逐步幅射扩大。项目开发的重点则坚决实行集团提出的:以世行、亚行、非行和其它国际金融机构以及所在国政府投资的项目为主,私人投资项目为辅;以能带动机电设备材料出口的大型工业基础设施项目为主,一般工业建筑和劳动密集型项目为辅;以EPC工程总承包和资源开发项目为主,其它项目为辅;以黑色和有色冶金项目为主,其它项目为辅。

5、积极介入集团海外信息化平台,扩大捕捉信息量,掌握进入国际工程承包市场的最佳时机。同时,积极与相关国家的使馆经商处保持联系,经常沟通,友好往来,并充分利用已结识的境外朋友与国际友人的关系,尽可能掌握一手资料。并且要充分认识到国外中间商和中介机构的积极作用,与之和睦相处,利用其幅射能力,为大家服务。

                                (1)